专业
欧盟授权代表服务

3月24日中午,由CHC医疗咨询主办的第六届中国医疗健康产业投资及并购CEO峰会在上海东郊宾馆会议中心顺利落下帷幕。有别于以往五届聚焦医疗器械和医疗服务行业,今年两天半的峰会更新增了不少亮点:峰会首次纳入生物医药专场,同时邀请了包括药明康德、迈瑞医疗、美康生物、同仁医疗产业集团、仁度生物在内的十余家上市公司、标杆企业和高成长型企业做大会报告。除此之外,本次峰会也增加了更多投资相关的内容,首次设立了医疗天使投资和医疗母基金论坛,涵盖了从天使投资、VC、私募基金到并购基金和母基金投资的各个环节。近600位来自海内外医疗健康领域的高层出席了本次峰会。

 

峰会第一天

 开幕致辞:刘道志 博士,会议主席,山蓝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

 

大会报告:一个梦想 · 一个平台 · 一个故事

胡正国,药明康德首席财务官兼首席投资官 

 

大会报告:IVD行业机遇与新趋势

邹继华,美康生物总经理  

 

 大会报告:博采众长,共赢未来

吴昊,迈瑞医疗常务副总裁

 

2017,医疗健康产业并购将走向何处?

22日上午首场圆桌论坛集结医疗并购的主流力量:包括跨国公司、中国领先药企、医疗器械公司,以及中国最佳投行和专注跨境投资的机构。由山蓝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道志、美敦力公司副总裁,微创治疗业务集团大中华区总裁顾宇韶、药明康德首席财务官兼投资官胡正国、迈瑞医疗常务副总裁吴昊、乐土投资集团跨境投资董事总经理张志民、华兴资本董事总经理、医疗与生命科技事业部负责人谢屹璟、威高资本创始合伙人、总经理邢江龙就2017医疗健康产业并购趋势与热点、跨国并购、跨境投资等方向进行深入谈讨。  

圆桌论坛:医疗健康产业并购

 

在谈到2017医疗并购趋势的话题上,乐土投资张志民提到:从美国境内来讲今年可能是医药公司并购比较活跃的一年;但从跨境来讲,中国公司对美国公司并购还不是特别成熟。迈瑞医疗吴昊认为:当下对于中国公司是很好的机遇,在全球经济压力之下,中国企业会继续有一些战略并购的需求。药明康德胡正国则认为:因为资本管制人民币出不了境, 2017年海外并购总的金额可能会不太理想,但是小的并购还是会发生的,尤其以产品公司为主。美敦力公司顾宇韶则提出了一横一纵加跨境的观点,横向从整个慢性病的投资和并购,纵向从细分领域上下游的投资并购,加上跨境收购(本土化)对于跨国公司来讲将是趋势。

大会报告:如何把世界级的新技术通过创业带到中国市场

 居金良 博士,上海仁度生物创始人

 

主题分享:投融资与并购交易中律师的作用
祝捷,美国威尔逊•桑西尼•古奇•罗沙迪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2017年医疗投资的机会和挑战

2016年资本市场对医疗健康行业的关注度达到了空前的水平,在创投领域,VC、PE等投资机构对中国的医疗健康行业初创企业有浓厚的兴趣,创投的总金额从2011年的25亿美金上涨到2015年的74亿美金。2016年截止到8月,总投资金额达到了将近40亿美金。中国医疗健康行业的并购势头特别强劲,在2016年中国医疗行业的并购数量超过了400起,并购金额超过了1800亿,海外并购超过了200亿。并购的金额和并购的数量、案例都再创新高。22日下午的医疗投资论坛邀请了7位有医疗实战经验和投资经验的重量级投资人和法律专家。来自火山石资本创始合伙人章苏阳,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胡旭波, 分享投资管理合伙人黄反之、济峰资本创始合伙人赵晋,翰颐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周颖华,北京屹唐赛盈基金合伙人张志勇、美国威尔逊•桑西尼•古奇•罗沙迪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祝捷对2016年医疗投资的总体态势、2017年投资的机会及挑战等方面进行了分享心得。

圆桌论坛:医疗健康产业投资

 

在谈到2016年医疗健康投资的总体态势时,火山石资本章苏阳提到:2016年医疗投资在2015年投资量比较大的情况下继续往前走。在医疗领域的投资,目前是空前的热,成熟的医疗技术及产品的和新的技术同时比较热,而且新的技术和产品替代了当年部分TMT的属性,能够有快速成为独角兽的可能性。分享投资黄反之认为:过去的2016年,医疗投资上总体就是生物技术和新药是偏热的。

提到2017年的投资机会在哪里?在座投资人都认为随着精准医疗时代的到来,生物技术、生物大数据是不可或缺的好的投资方向。另外,新药以及高端仿制药会有更多的机会,在体外诊断领域,POCT和分子诊断也是全球细分市场增长最快的。在器械领域,再生医学、机器人、神经调控、微创治疗等都是很好的方向。在医疗服务方面,专科连锁、体检中心也是持续的热点方向,因为市场高度分散,并且随着资本市场的发展和产业龙头的上市,这个产业会带来一波新整合和并购的机会。其中也包括了近年来持续加快发展的基层医疗。

 

中外企业全球合作痛点讨论

全球跨国合作除了并购之外还包括合资、股权投资、授权生产、营销合作、海外研发、联合研发等合作方式。目前中外企业全球合作的形势、方式、数量都在大幅上升。据统计,2016年至今,中国企业向海外总投资超过400亿人民币。来自强生医疗新业务发展部总监华一、罗氏诊断亚太区战略合作及商务发展总监黄教毅、美康生物总经理邹继华、罗欣药业副总裁,首席财务官刘振腾、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陆勤超以及平安资本董事总经理孙丽围绕全球合作中遇到的主要痛点和问题展开讨论。

圆桌论坛:中外企业全球合作论坛——痛点讨论

 

2017中国医疗健康投资的市场趋势:机遇与挑战并存

2016年以政府引导基金为主的母基金发展十分迅猛,在设立数量和披露的总规模上,超过了2013年到2015年三年的总和。截止2016年年底,国内成立了将近900多支政府引导基金,总规模达到了23000多亿的水平。这么多的政府引导基金,大部分都把医疗健康行业作为重点的投资产业。来自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中金启元国家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副董事长陈十游、盛世投资首席投资官,管理合伙人李丹、歌斐资产创始合伙人,首席执行官殷哲和元禾辰坤合伙人李怀杰分别就2017年从母基金角度如何看待医疗健康行业发展趋势、投资逻辑及投资热点等话题进行了分享。

圆桌论坛:医疗母基金

 

在谈到2017年中国医疗健康投资的市场趋势和发展特点问题上,四位母基金掌舵人纷纷表示非常看好医疗行业,盛世投资李丹认为:虽然整个医疗行业机遇与挑战并存,无论是母基金还是项目,都要有一个好的投资心态和眼光。所以,2017年医疗健康行业的VC、PE,或者涵盖了医疗行业的综合性的基金的募资渠道和来源,会更加的丰富和广泛。

 

两票制落地后,IVD及精准医疗企业如何应对

近日,耗材两票制在福建、安徽、陕西、贵州、辽宁、山西、青海、海南、黑龙江等地迅速铺开。两票制、阳光挂网采购、分片带量采购、营改增和金税三期等组合政策给产业带来的连锁反应,成为医药流通、体外诊断行业的焦点。3月22日下午IVD及精准医疗的圆桌论坛,来自生物梅里埃大中华区研发副总裁杨星,上海之江生物董事长邵俊斌,上海仁度生物创始人居金良,华大基因股份副总裁,首席产品官彭智宇,罗氏诊断亚太区战略和商务拓展副总监高继全,复星医药诊断事业部副总裁刘勇,方源资本董事钱晶,建信资本总裁、合伙人苑全红分别就两票制对行业各类型公司的影响及应对“宝典”展开热烈讨论。

圆桌论坛:IVD及精准医疗

 

谈到两票制带来的影响,复星医药刘勇认为: 小的商业公司,很多都被大的公司并购,或者主动要求并购。而对于生产型企业来说,两票制的影响主要在票务处理。上海仁度生物居金良表示:两票制对新技术企业影响挺大的,虽然从一个层面上说,分销商的确把价格抬高了,但从另一个层面看,他们也把新技术介绍到了医院。新技术引进对提高医生的整体诊疗能力非常重要,而两票制的推出可能会带来一些阻碍。在提到两票制的解决方案时,罗氏诊断高继全表示:如果要在流通领域继续做大做强,或者生存下来,不仅是在各个角色里面做强,同时还要做一些高附加的延伸服务,比如客户端的技术服务能力,优化流程管理,共建实验室或托管,以及一些数据分析服务。

 

论坛嘉宾:

顾宇韶 | 美敦力公司副总裁、微创治疗业务集团大中华区总裁

胡正国 | 药明康德首席财务官兼投资官

刘道志 | 山蓝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主持嘉宾)

吴   昊 | 迈瑞医疗常务副总裁

谢屹璟 | 华兴资本董事总经理、医疗与生命科技组主管

邢江龙 | 威高资本创始合伙人、总经理

张志民 | 乐土投资集团跨境投资董事总经理

 

2017年医疗健康产业并购趋势预判

刘道志:并购是一个大家非常感兴趣的话题,这次我们邀请六位嘉宾代表并购的主流力量,跨国公司、中国领先公司、药企、医疗器械公司,还有中国最成功的投行——华兴资本,以及跨境投资的各方。每个人由于角度、单位和战略不一样,对产业并购都有自己的看法。大家直奔主题,每个人站在自己的角度,对2017年医疗健康行业,国内外并购,发表一两个观点。

张志民:从美国境内来讲,今年可能是医药公司并购比较活跃的一年。特朗普上台以后,在税务方面有所支持,大公司的并购可能就相对比较活跃。

从跨境来讲,中国医药公司对美国医药公司并购,可能还不是特别成熟。但是从美国公司那边得到专利许可的活动,可能会有所加强。

从医疗器械来讲,美国的VC在医疗器械方面的投资相对比较少,所以我们在做跨境投资的时候,看到很多美国的医疗器械公司,现在都到中国来找投资方,而且中国的这些医药公司,也进入到医疗器械领域。因为相对来讲,医疗器械,一方面门槛比较低,另一方面进入市场的时间相对比较短,风险也相对低一些。

邢江龙:对于一个产业公司来说,最快的成长方式就是并购,没有之一。但想做并购,首先需要意识到自己能够提供哪些资源或者说并购以后能不能管起来。因为并购简单,但是后续得把它纳进来,纳进来能不能管好,这是真正并购成功的关键。

谢屹璟:我分享两个观点,一个是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去年的策略和今年可能的走向;另外一个是中国本土的中小企业和中国上市公司之间的一些并购趋势。

从中国一些大企业,比如复星、绿叶来看,去年、前年都做了很多的海外收购,虽然现在有外汇出国的限制,但是毕竟有海外的平台,对他们来说还是一个主要的海外收购战略。我个人认为,这个趋势还会继续下去。

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海外很多产品、品牌、销售、利润都比较稳定,很多中国企业希望拿到这些有稳定现金流的资产。另外在海外扩充产品线和地域方面也能做一些布局。但是如果在海外没有资本平台的话,中国本土的一些大企业就先要把海外的资本平台搭建好。否则现在出海的人民币换美元是很大的挑战,特别是如果交易金额大的话,会耽误时间。

第二在中国我们看到很多中小企业如果考虑资本市场路线,IPO排队时间较长的话,很多还会考虑借壳上市,这也算是反向收购。通过反向收购,注入资产,获得上市公司的平台,然后开始获取优质的多方面融资平台。

还有一些在医疗健康产业,本身发展到一定的阶段,是有很多买卖兼并交易会出现。中国这个现象可能还没有非常明显,但其实在过去几年本土企业之间的互相买卖兼并已经很多了,这个趋势今后几年还是会继续加大。

吴昊:我觉得在接下来全球经济压力之下,也会继续有一些战略(并购)的需求。特别是在中国公司里面,我们已经掌握技术的,我们已经运营的产品线,更容易出现这种情况。当然我觉得这对中国公司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遇。在中国,我们有资本市场的优势,如果一些产品线,中国公司掌握了技术,掌握了营销,那将会获得一个很好的发展机会。

胡正国:我觉得2017年海外并购总的金额可能会不太理想。因为资本管制,人民币出不了境,但是小的并购还是会发生的,尤其以产品公司为主。

对于投资这方面来看,今年也是会不断的,各种各样的基金要关注。此外,越来越多的美国或者欧洲、以色列的公司,也都到中国来融资。我作为中国的投资人和企业,建议一方面可以投资海外公司,一方面可以把这些公司的产品在中国的权利拿过来,在中国组建公司,这可能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顾宇韶:我的观点,一横一纵加跨境。横的我们希望看到,尤其是针对慢性病,可以从整个疾病周期来看这个投资和并购,也就是说一个慢病从几年、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的跨度来管理,这个是有很多机会的,这是一横,从整个慢性病来看。一纵就是细分领域上下游的并购和投资的机会,包括从一开始诊断到治疗,到术后的恢复、服务,甚至到最后的保险,这是一纵,和整个行业的整合。最后是在跨境,像我们国际公司,会加快速度,在本土化方面,也会加大力度。

 

中国医疗公司如何通过并购进入国际市场

刘道志:现在中国的公司进入国际化的速度,明显的从2016年开始加速。接下来这个问题是,中国的公司进入国际市场,通过并购或者通过商业合作,这种策略需要注意什么。我们请药明康德的胡总来谈一谈中国跟国际化一体化的趋势。

胡正国:我们药明康德的策略是全球化跟区域化并举。全球化就是为全球各个客户服务,但服务提供商在中国。特朗普上台之后,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欧洲也是一样。所以我们今年要在欧洲甚至是东南亚这些国家进行区域化布局。这种扩张就是,自荐跟并购并举,并购是找到合适的标的,在当地拥有较具规模的运营机制。从走向国际化来讲,中国企业,国际化一定是靠产品,产品一定要过硬。进入国际化之前,一定要保证你的产品有绝对的竞争力,有创新。

中国药厂要走向世界,现在还相当早,因为原创的东西没有。要进入发达国家市场一定需要原创的东西。两种途径,第一,自己研发,这样的药可以走向国际,完全靠自己的产品来占领市场。第二,中国公司现在实力很强,如果能够找到很好的标的,在国外,在人家还没有发现的时候,你就把它买了。通过产品研发推向市场,这也是一种路径。现在还很少有中国药企或者医疗器械公司走出这一步。如果你想买,建议还是要早买,买得晚的话成本很高,创新的药也好,器械也好,这个成本是相当高的。如果你早期能看懂,把它并购下来推向市场,这是中国药企能在世界上做强做大的唯一的办法。因为在仿制药这些领域,竞争是白热化的,给你的机会空间利润空间都很小。

 

2017年资本市场热度几何

刘道志:资本市场始终是对创业者来说的。2016年,创业者可能也感觉到了,不像2015、2014年那么容易。2017年会怎么样,资本的热度对投资或者并购来说,会是什么样的晴雨表?请谢总给我们讲一讲。
   
谢屹璟:我们华兴一直专注中国新经济领域,从互联网到医疗领域,都跟资方有紧密的沟通,另一方面也是帮助中国的创业者,能够以最好的最快的方法融到他们在成长过程所需要的早期私募市场上的资金。2015、2016年越来越多的资金涌向大健康领域。去年应该是蛮重要的一个年份,在整个生命科技领域,从生物制药到医疗器械,还有医疗服务,再加上IVD等等这些行业,都有很多的案子。

这个之下,好处在于政策、资金、创业者回来的频率、速度都相当的大,整个系统正在建立中。而其中的挑战就是说,今年大家从JP摩根(JP摩根医疗健康产业年会)回来之后,看到美国的情况和中国二级市场、一级市场的情况对比,大家作为专业的投资人就开始有点担心,是不是整个估值有些泡沫,需要停一停、看一看、调整一下,这是对今年要面临的一个挑战。但是总体回答刚才说的,我认为资金量还是很大的。

 

2017年并购基金发展态势、

刘道志:在并购方面,过去更多的是上市公司为主,但是由于现在社会资本,包括政府引导基金、母基金,还有各种各样的保险基金大量涌入健康领域。并购基金作为国外一种非常成熟的资本策略,从2016年开始,在中国大量的涌现,各种各样的并购基金也发展起来。中国越来越多的向并购基金发展,特别是现在很多VC,一线机构,Top的VC也都开始筹划自己的并购基金。这是新形势下的策略。 我们谈2017年,从并购基金的发展趋势态势看,这个机会在哪儿?请张总谈一谈,从全球的角度看。还有谢总,华兴资本做并购,也要感受这个脉搏。

张志民:从并购基金来讲,我个人觉得比较好的操作方式还是与产业紧密结合起来。其实在美国,并购基金跟大公司的合作是比较常见和紧密的。对我们来讲,如果在中国作为一个并购基金的话,其实也是和产业合作。如能找到下面的买家,对并购基金来讲不仅可以降低风险,还可以做一个体量的放大。因为外汇管制的原因,美元并购基金在这方面可能会起到更大的作用。

对于企业,在美元难走到国外的时候,可以通过美元并购基金,同时把国外的标的给做战略投资或收购。国家对美元的管制,在一两年以后应该会有所放松,特别针对产业投资。并购基金经过一两年、两三年的哺育之后,能够把产业真正的收购,对并购基金的退出也会有很大的帮助。
   
谢屹璟:关于并购基金的问题:整个控制权的变化,哪个基金哪个团队来接企业未来五年十年的发展,这个问题十年前很多的国外基金就问我,中国会不会有Control Deal,大的并购会出现。十年前条件还不成熟,产业发展的阶段,加上中国的文化,第一代的创始人还在发展过程中,要跟他谈这个控制是很难的。再加上中国很多大的基金管理人,那时候很多是金融背景出身,实际操作企业的能力不够。十年前我说还是再看一看吧。今天我们再看这个问题,已经有很多案例在各个行业里面了。医疗行业有很多,主要原因是我们已经走过了十年。今后的五年、十年,肯定是有越来越多这样的情况出现。

原因在于发展的阶段,在中国企业家换代,第二代接班这个问题上,已经到了一个时间点。其实有很多企业的第二代还没有完成替代的工作,天士力是一个很好的案子,还有一些要把企业卖掉的情况,这种案子以后会越来越多。这种情况下,再加上资本界从业人员的水平和不同的背景,这些专业人员加入一些Buyout基金,会使得在接管企业的过程中,能够全方位的了解企业运作的问题,同时帮企业制定今后五年十年应该怎么走的策略。这样可以达到企业重新再输一次血,重生的一个效果。这也是一个利好的消息。

从挑战来说,整个产业的发展,每五年十年向前看,都是需要重新定位的。虽然企业已经有了一定的积累,但是新的基金进去,要问的是,我是不是明确很有信心,以后的十年这个企业应该怎么走。我担心的是很多企业会有急功近利的想法,我去包装一下,把利润做出来,然后上市,赚了钱就走或者怎么样。当然这是很多基金赚钱需要考虑的问题。但是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华兴认为一个企业要做成伟大的企业,还是需要很长时间的打造和多方面资源的长久有耐力的支持,才有真正的意义,特别是在医疗健康领域。

 

来源:CHC医疗传媒

 

Go to top